000901股吧:电站戈壁淘金:馅饼还是陷阱

>    

  电站戈壁淘金:馅饼还是陷阱

  尽管阻力重重,光伏电站开发商还是削尖脑袋涌向青海戈壁。

  交了杂税,遇了掮客,压了保证金,光伏热土开张不易一年多以来,试图“晒着太阳唱着歌”就能把钱挣了的电站开发商,在青海戈壁遭遇了重重阻力。而国家试图发展太阳能发电的政策,也在税收、路条买卖的异变中变成了地方招商引资的筹码,这对已进入惨淡周期的新能源产业无疑是雪上加霜。

  “晒着太阳唱着歌” 就挣钱?

  “他叫我捐20万,我说一分钱都没有,他气得把我骂了出来。”

  36岁的光伏电站“站长”老林被格尔木市政府的领导赶出了办公室。

  “他叫我捐20万,我说一分钱都没有,他气得把我骂了出来。”靠在火锅店满是油腻的藤椅上,老林一边抽着烟,一边用调侃的口气跟他的“战友”们讲述白天的经历。

  老林的三位皮肤晒得黝黑的“站长”朋友撇着嘴笑而不语——这样的情形并不陌生。

  这是2012年7月11日晚上,青海小城格尔木。几家响当当的国有大型电力集团的光伏电站“站长”们正在这里小聚,拥挤的屋子烟雾缭绕。

  受益于优惠政策,就像当年的西部淘金热,老林成为最早一批涌入格尔木淘金的太阳能光伏电站投资者。干了一辈子“又脏又累”火电的老林认为,这回“晒着太阳唱着歌”就能把钱挣了。

  一年以前的2011年8月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1.15元/千瓦时的太阳能统一上网电价政策,这对遭遇行业寒冬,电池板大量积压,明星公司濒临破产的太阳能行业来说,无疑是根救命稻草。

  与各路开发商一拍即合的地方政府,也誓言要把格尔木这个“兵城”、“汽车之城”重塑成一座“光伏之城”——建设全国最大的太阳能发电基地以及世界上最大的光伏电站群。现在,飞机在格尔木降落时,足足要花5分钟才能飞过政府规划的这片150多平方公里的蓝色电站区域。

  最火热的西部光伏电站建设狂潮就此拉开序幕。

  过去一年里,华能、国电、大唐、中电投等大型国企,正泰集团、汉能控股等大型民企,背景神秘的煤老板、林老板,以及国外太阳能公司和私募基金等各种背景的投资者如鲨鱼嗅到腥味般被吸引到戈壁,纷纷涌向距离青海首府西宁800公里远的格尔木戈壁——这里集中了青海省一半以上的光伏电站,而青海一省就占据了全国近三分之一的装机容量。

  2011年9月最疯狂的时候,昔日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上甚至出现了“千人大会战”,四千多名工人在中电投集团的200兆瓦光伏电站上连夜施工,以冲刺“全球单体最大的太阳能并网光伏发电项目”。

  然而,一年蜜月期过后,类似老林这样抱着掘金梦想的电站开发商感受到了层层压力。

  “虚高”的土地税

  电站占用的都是戈壁、盐碱地等不毛之地,土地税算下来比招标还多得多,简直不可思议。

  格尔木周边的景色非常荒凉,相对于极度贫瘠的土地资源,现在突然变得稀缺的阳光资源,看上去对这个沙漠中的小城更具有补偿性质。

  即将开征的土地使用税就是“补偿”之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土地使用税暂行条例》,土地使用税在大城市到中小型县城每平方米从0.6元到30元不等,而对于在荒漠中建设太阳能发电厂所占用的土地,是否应收土地使用税并没有明确规定。

  这成为争议的焦点。来自四面八方的电站投资者都异口同声地表示,就在半年前他们还被告知戈壁滩上的土地均为无偿划拨,但投资进来之后却被告知土地将不再免费。

  地方政府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太阳能发电厂一次性投资巨大,迄今为止已为格尔木市带来了高达64亿元投资,占全市投资总额的42.54%,但与高额投资额相对应的,是光伏企业对地方财政贡献的税收却极其微薄。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由于电站收入来自电费,在格尔木投资了4亿元的正泰太阳能格尔木光伏发电公司,2011年一共只交了不到15万元税。截至目前,其2012年的纳税总额也仅仅25万元。不仅如此,太阳能发电厂由于日常运营维护简单,往往只需要“一个人一条狗”——建成后对当地就业也贡献有限。

  这种背景下,如果开征土地使用税,据正泰相关人士估计,其每年的纳税将是过去的5倍。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研究员王斯成说,电站占用的都是戈壁、盐碱地等不毛之地,“算下来比招标还多得多,简直不可思议。”


000901股吧:电站戈壁淘金:馅饼还是陷阱:http://www.91d.org/caijing/11248.html
更多股票配资股票学习股票入门资讯,请关注91财经网,为您提供财经最新资讯!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